沈阳新闻广播网

沈阳新闻-辽宁新闻

彩条屋「封神路」难走

原标题:彩条屋「封神路」难走

从《大圣归来》到《姜子牙》的这五年多,彩条屋的“封神”之路并不好走。除了彩条屋,未来还有大大小小公司出品的几十部“神话”系列的动画电影,正蓄势待发。也不知道是会“封神”还是“渎神”。

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没有人再提国漫崛起了。

这句略显尴尬的口号,一再被宣传,又一再被打脸。从2015年《大圣归来》开始,几乎每每有国产动画佳作出现,坊间舆论都会“狼来了”这么一次,大家已经对此麻木,心知肚明崛起之路依然遥远。

但口号虽然空泛,终归有作品支撑,而如今的市面上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鼓舞人心的具体信号了,以往缔造国漫神话的暑期档和国庆档今年也相当冷寂,爆款动画电影悉数缺位。

刚过去的2021年国庆档是主旋律的战场,但除了《长津湖》和《我和我的父辈》外,满目都是动画电影。9月初,曾有7部动画电影定档国庆,但最终如期上映的仅有4部。《大耳朵图图之霸王龙在行动》《拯救甜甜圈:时空大营救》《老鹰抓小鸡》《探探猫人鱼公主》,无一例外,全部是低幼向动画。

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4部电影票房合计1.021亿,仅占国庆档总票房的2.3%。

低幼向数据不佳,而全年龄向动画电影严重缺席。2021年出品的全年龄向动画电影,目前叫得出名字的只有《新神榜:哪吒重生》和暑期档的《白蛇2:青蛇劫起》,但两部作品无一例外都是追光动画的作品。

而此前出品《大鱼海棠》《大护法》《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等作品的彩条屋,却罕见的少有动作,走下神坛后,也消失在视野。

唯一一部与全擎娱乐联合出品的《冲出地球》,遭受争议,从暑期档逃离后再无音讯。而《冲出地球》前一部的《姜子牙》在上个国庆档上映,虽然以16.03亿的票房成为去年总票房排名第三的作品,但口碑并不理想,被不少人恶评为“虚假营销”。

电影作品一波三折,彩条屋内部也值动荡期。去年光线内部信件显示,易巧将辞任彩条屋总裁一职,出任十月文化总裁。不过在项目过渡期间,易巧仍会兼任彩条屋总裁。但谁也不知道,内忧外患下,彩条屋能否平安渡过动荡。

从《大圣归来》到《姜子牙》的这五年多,彩条屋的“封神”之路并不好走。

01 从“活下去”到跑马圈地

在2015年彩条屋影业成立暨“XXL超大号想象力”战略发布会上,一向低调的王长田亲自披挂上阵,并与所有到场的导演们一同上台比出“XXL”的手势。

“XXL”既是超大号,也是“想象力”的拼音缩写。

“我知道在很多人看来,做动画也许是一件很‘傻X’的事,我们甚至被人认为是一群挺‘傻X’的人,但是这些‘傻X’的人都有一个‘牛X’的梦想,我们团结起来,就是中国娱乐界一股不可忽视的超大号力量。国漫一定会崛起的!”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语调激动。

不过事实证明,做彩条屋不仅不是一件“傻X”的事,还可能是光线传媒开拓的最具有战略眼光的一项业务。

王长田的庞大野心反映在“彩条屋”这一名字上:“彩条”来自光线公司四周装饰的彩条,而“屋”取自“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之意,期望能为中国动画人遮风挡雨。

“遮风挡雨”指的是动画电影创作周期长,大量动画电影工作室还没等到作品上市,公司就因资金问题难以存续的情况。

因此在成立初期,彩条屋采取最简单粗暴也最有效的扩张策略:带着钱去找优秀的创作者。

易巧抓住了这个机会,主动请缨成为光线彩条屋的负责人。很长一段时间内,易巧是光线动画部门唯一的员工,他将当时业内不错的动画公司都摸查了一遍,尤其是那些在flash时代做出爆款动画短片、之后又沉默在网络的创作者们,例如《打,打个大西瓜》的导演饺子、《大海》的导演梁旋和张春。

彩条屋的速度称得上是“跑马圈地”,在动画领域迅速扩张,一改光线影业此前保守的打法。外界有人将其归因为光线此前对《大圣归来》的错过。

2015年7月10日,横空出现的《大圣归来》以将近10亿元的票房让国内全年龄向动画电影起死回生,也以400%的投资回报率,让没搭上顺风车的一系列影视公司扼腕,最追悔莫及的大概是光线传媒。

光线传媒本是《大圣归来》的出品方之一,后来因不看好项目而临时撤资。但出乎意料的是,《大圣归来》上线即爆,上映三日创下8665万票房,是当时全龄向国产动画电影前所未有的成绩。光线迅速出手弥补,第四天便挖走团队主创,出资2000万与田晓鹏等主创成立了“十月文化”公司,持股占比20%。

之后,光线传媒加快了在动画领域的扩张步伐,3个月后便成立了彩条屋。而经过考察后,彩条屋又很快对大量动画公司进行投资。

这无疑是最好的投资时机。因为资金严重匮乏,绝大多数的动画公司摇摇欲坠。此时带着资金而来的彩条屋宛如一场及时雨,仅需投入两三百万就能在这些动画公司中占有很大的股份,十几家投下来也不过花了两三千万,却让“天下英雄尽入吾彀”。

2015年至2016年的两年里,彩条屋通过400万元投资可可豆动画拿下《哪吒》,900万元投资中传合道拿下《姜子牙》,1100万投资全擎娱乐拿下《凤凰》。

之后,彩条屋又通过密集的产业投资收拢了一批具有先进动画制作技术的公司,包括红鲤文化、大千阳光、玄机科技、通耀科技等动画制作公司。

从文化创意到技术落地,彩条屋通过不断“买买买”的方式构筑了完整的生态。这种类似“小米生态链”的平台发展战略,开放性地对合作的动画机构采取“参股不控股”、“帮忙不添乱”、“建议不决策”的轻合作模式。易巧将之称为“陪伴式创作”。

这样能在保持创作者最大自主性的同时,将动画导演等动画产业生产要素聚集,打造以优质动画电影产品为核心的动画产业发展模式。

通过产业投资对外部动漫人才进行利益绑定的另一优势是,这些彩条屋外部的动漫人才能继续去拓展更多的动漫人才,不断扩大圈层,从而快速掌握动漫产业中“人才”这一关键要素。

作为投资回报,彩条屋将从合作中至少获得通过光线传媒宣发推广的动画电影,而带来的销售收入。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彩条屋投资低,股份多,只要有一部动画电影爆了,回报惊人。

例如,彩条屋之后接连出品的《大鱼海棠》《大护法》《哪吒之魔童降世》等作品,产品从“低幼”与“合家欢”走向“全年龄向”。口碑起飞,票房爆发。

据灯塔专业版数据,《大鱼海棠》的片方分账为2.26亿、《姜子牙》片方分账5.8亿、而《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片方分账达到18.34亿,票房投资回报率在10倍以上,为光线创造了10亿以上的收入。

可以说,彩条屋甚至是光线传媒2019年收入大增的最大功臣。

“XXL”的梦想几近落实,彩条屋成为业内品质的保障,田晓鹏、饺子等导演一炮成名,而易巧也被视为动画电影行业当之无愧的“伯乐”。

02 “封神”与危机显现

将彩条屋推上王座的,无疑是《哪吒之魔童降世》。

从排片低于0.1%,到以强硬的口碑将上映首日排片率上升至33.7%、之后又出人意料地画了一条“奇迹”的票房增长线:首日票房过亿、单日票房最高达3.42亿、5天破10亿……

这部刷新国产动画电影天花板的作品,凭借50亿的惊人数字,成为一个异数,让行业震惊沸腾。而光线传媒“沾光”,股价连续六个交易日上涨。

在《大圣归来》之后,《哪吒》深化了一个动画行业追随的现成模板,行业从业者们从中看到了一条“神话故事IP”的光明道路:传统神话IP门槛低,大众接受度高,还能通过简单改编加以现代元素。既能保留导演个体的艺术个性,又照顾到观众的观影体验与心灵需求,两全其美。

“封神宇宙”的故事就此埋下伏笔。

但回到《哪吒》的成功本身,除了本身良好的故事与画面外,光线的营销渠道居功至伟。

从2012《泰囧》的引爆开始,光线在发行渠道和能力方面的优势也越来越明显。2016年后,光线传媒花费15.83亿元,从美团手里拿来了猫眼电影的控股权。拿下猫眼电影的光线传媒,掌控了互联网电影销售的最重要一道关卡。

要知道,在《哪吒》播出的2019年,猫眼电影在电影线上票务市场的份额达到了60%,意味着在线上买电影票的人,有60%都是通过猫眼购买的。

手握丰富的客流量,光线传媒旗下的电影宣发可谓如虎添翼。通过间歇性点映、与《大圣归来》联动发行短片,微博造势、购票平台宣传等手法,扭转了《哪吒》起初的排片劣势。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趁着《哪吒》热度未散,彩条屋动作频频。推出了同属“封神宇宙”的《姜子牙》。秉持一样的宣发套路,在上映前,《姜子牙》制作营销视频在短视频平台上大量分发,同时,在宣传上与《哪吒》高度绑定,拉高观众期待。

但由于疫情,《姜子牙》上映计划从年后被几度延期到国庆,整个市场的期待被攒聚和悬空,等待释放。因此,电影甫一上映便拿下3.6亿票房,8天票房将近14亿,前期表现超越《哪吒之魔童降世》。

但很快,《姜子牙》就遭遇了反噬。带着“哪吒”期待的观众入影院后发现,《姜子牙》的故事与此前宣发视频上的“合家欢”类型完全不同,甚至和《哪吒》没什么关联。除了一如既往的美术水准在线,故事讲得七零八落,破碎不堪,让人失望。

定位上的偏差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国庆假期刚结束,就传来了光线传媒股价单日暴跌幅度超过17%的噩耗。本想借着《哪吒》的余晖更上一层楼的光线传媒,却被无情地打趴下。尽管获得了16亿票房,超越同期大量作品,但光线的口碑却直线下滑,彩条屋动画神作的光环不再。

这是彩条屋为人所知的最大翻车,但在之前,光线传媒就已经开始了一系列的震荡。而此时,《哪吒》IP的动画追随者们也拿出了成果,比如追光的《新神榜:哪吒重生》,一大波“封神宇宙”正在路上。

03 多线布局,仍内忧外患

外忧内患,是彩条屋当前面临的处境。

“中国有一部50亿的动画只能叫国漫开始,要有5个10亿票房的动画电影才能称之为崛起。”彩条屋CEO易巧曾在采访中提到。

目前在头部影片不断打破票房天花板的情况下,腰部影片断层明显,10—30亿之间的影片较少,大盘票房难增长。国漫尚未崛起,大量的动画电影们制作者们仍要面临极大的不稳定性,从产品到产业的过渡困难。

另外,自2018年后, 影视寒冬持续,大量中小影视公司注销。2020年在疫情影响下,仅在上半年便有13170家影视公司注销,超过2019年全年注销总量。影视行业整体乏力的情况下,动画电影也无可避免的受到了影响。

另一边,在彩条屋的带动下,其他动画公司也将目光瞄向了“封神”宇宙。

与彩条屋同为国内头部动画电影公司的追光动画,在2021年初针对“哪吒”这一角色,推出了东方朋克风的《新神榜:哪吒重生》,斩获4.56亿票房,但口碑平平,无法与《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影响力匹敌。

不过,从《哪吒重生》的预告中可看出,追光下一部还将继续瞄准“封神”宇宙里的另一重要角色——杨戬,这与光线影业备案《二郎神》主要角色相冲,而未来二者如何避免“撞衫”将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但毫无疑问的是,这条赛道正在变得越来越狭窄。根据三文娱报道,在2015~2020年备案的国产动画电影中,基于中国经典神话人物IP改编动画电影的备案数量,有119部之多,包括24个孙悟空和11个哪吒。

而在今年上半年备案的50部动画电影中,至少有8部作品的故事围绕中国经典神话人物展开,包括追光和光线的两部杨戬,两部孙悟空、两部干将莫邪题材的电影等。

尽管“封神”人物多,场面大,故事跌宕起伏,有极大的国民知名度,可以说是最理想的改编文本。但当整个产业都扎入同一条赛道时,再丰富的IP也难免同质化。

对这种状况,彩条屋是有心理准备的。2020年1月,光线上线了漫画APP“一本漫画”。负责人蒋子斌宣称,“一本漫画”不做市场上已经饱和的“霸道总裁”等类型漫画,而是为影视化培育IP,试图从源头掌控一条完整的动漫产业链。

“一本漫画”的设计简洁,主页每天只推一部漫画。当时一本漫画仅签约了21个作者,上线47部作品,聚集神话、现实和科幻三个方面的题材,其中知名度最高的是《敖丙传》,蒋子斌称这是全中国作品数量最少的漫画平台。

王长田的计划是,拿出十亿,用5年时间孵化10部漫画作品影视化,希望彩条屋能在接下来3年冲击国产动画半壁江山。

一年多过去,“一本漫画”上的作品数量已经由47部增至135部,其中的《敖丙传》《茶啊二中》等作品或将影视化,但其余作品出圈的甚少。

外患尚且未解决,内忧也已浮出水面。2020年6月,光线传媒内部信显示,彩条屋总裁易巧和项目部总经理魏芸芸将离职,加入到光线参股的子公司十月文化中。

要知道,彩条屋此前的诸多项目中都有易巧的影子,包括《大鱼海棠》《大护法》《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等多部国产电影,并主导引进《你的名字》《千与千寻》《天气之子》等多部优秀国外动画,取得了超过80亿的总票房成绩。在行业里赫赫有名,说是彩条屋的灵魂人物也不为过。

不过戏剧的是,转移到十月文化的易巧之后要和田晓鹏携手制作的,是难产近十年《三体》真人院线电影——一个影视圈人不敢轻易挑战、甚至避之不及的深坑。

而彩条屋自从人事变动后,除了延迟上映的《姜子牙》,仅有《冲出地球》一部作品。其余的彩条屋“神话三部曲”之一的《凤凰》音讯全无,田晓鹏的《深海》去年11月上映预告片后,至今未定档。

而与全擎娱乐合作出品的《冲出地球》,此前被寄予厚望,曾被内部视为是彩条屋影业继“中国神话系列”《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之后,全新推出的“国风科幻”系列开篇之作。

但影片上映前便因版权等问题受到《星游记》动画原作粉丝抗议,导演胡一泊的两部《星游记》相关网络电影评分在7.0和7.5,与原作差距较大,并屡被吐槽魔改,负面缠身。《冲出地球》从暑期档撤退,国庆档也不见踪影,从逃离走到了消失。

从“封神宇宙”切到“科幻宇宙”,封神难继,科幻逃逸,彩条屋下一个宇宙在哪还未可知。

但无论什么宇宙,今年的动画电影市场都过于冷清了,全年龄向动画电影几乎只有追光动画在独舞,不仅达不到“国漫崛起”的质量,连数量都匮乏,或许是进入了所谓的蛰伏期吧。

不过,除了彩条屋,未来还有大大小小公司出品的几十部“神话”系列的动画电影,正蓄势待发。也不知道是会“封神”还是“渎神”。

参考资料:

1.中国动画电影业发展的“彩条屋模式”,《视点》

2.光线传媒彩条屋:花10年,把自己变成中国迪士尼,财经贫道

3.上半年50部动画电影备案,《大鱼海棠贰》等在列,三文娱

发表评论:

控制面板
您好,欢迎到访网站!
  查看权限
网站分类
最新留言

    Powered By Z-BlogPHP 1.7.0

    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联系QQ 1955011